路奎

考试在既暂停更新,预计七月回归。

—在Lofter连载原创小说是否搞错了什么?—
目前作品:
2017.8~10原创abo《过街老鼠》已完结(共46+1回)(番外共6回)
2017.10~12原创耽美生子《青春回响》已完结
2018.4~原创abo《温柔乡》《行星雨》连载中

【原创abo】温柔乡9

"就是这样,除了不要把她放走以外,其他事情随便你。"

事情发展极为诡异。

艾德蒙说完后,意味深长地拍了拍维耶尔的肩膀,然后又像是什么事都没说一样走人,而嘉莉波同样也目瞪口呆,只是看着身旁的人喃喃自语骂了声脏话。

"那个,维耶尔先生?"嘉莉波决定要先给自己做点有附加价值的事情:"我不会逃跑的,真的,我保证。"

"……首长不会来找妳吗?"维耶尔看起来像是失神了,他这么问道。

而嘉莉波不知道这时候是不是要挺起胸膛回答一个否定的答案,还是就默不作声,但自己还是决定说实话好了:"……不会,他会认为我出去玩...

【原创abo】温柔乡8

好想出去。

嘉莉波坐在床上,在刚刚的逃脱行动暂告失败后,绑架自己的那群人似乎讨论出不能在送食物来时随便开门,所以最后决定在门上开了个小洞,而现在自己的午餐就放在地面上。

嘉莉波的内心说实在是很崩溃的,父亲那种人要是没有接到恐吓信大概就会直接认定自己没事,但偏偏绑架自己的这群人似乎完全没有想要从首都那里拿到什么的样子,也似乎不想杀掉自己。

想着想着肚子就饿了,嘉莉波一面暗骂自己的窝囊,一面拿起放在托盘上的面包。

而这些食物尝起来十分干涩,花了十几分钟才好不容易吃完。

这个空间实在很小,除了一张床和书桌以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而唯一的窗户被开在跟天花板十分接近的地方,似乎只是为了通风而不...

【原创abo】温柔乡7

似乎有必要要重新提一下这部作品的定位:

1.背景设定是微科幻的末日后+废土世界观,但目前碍于剧情需要所以没有讲完全。

2.除了主要的配对女A男O,还有其他例如男A男O,女A女O,男A女O,男O女O,男B女B等配对出现,如果会雷到的话,要记得点上一页返回(抹脸

3.Omega男主角在这部里会提到很多他以前的经历,就是上一部《过街老鼠》的故事(我已经无法确定到底没看过能不能读懂现在这部了)(汗
(男主角因为父母过世后便在黑街里讨生活,曾经因为堕胎两次触犯法律而被送往Omega劳改营,而劳改营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提升生育率而让罪犯Omega们藉由人工受精的方式不断的怀孕生产)

以下正文开始:
———...

【原创abo】温柔乡6

有某些事情乱套了。

维耶尔觉得在这个看似简单的计画当中,肯定有什么东西是自己被蒙在鼓里的。在前往派对的厢型车上,坐在前座开车的艾德蒙转过身,要自己和西敏吃下那颗抑制剂。

——'到了那里之后,找到那个女孩,试着勾引她,然后假装不舒服让她扶你去比较隐密的地方。再用耳塞式无线电叫西敏关灯,然后等我们去你那里,就这么简单。 '

真的那么简单?那颗药那真的是抑制剂吗?

自己没办法怀疑同伴,在劳改营的经验让维耶尔情愿相信所有人,而不是去质疑有谁想要陷害自己。想了想总觉得没有可能,也没有理由。

但在遇到那个女孩后,身体却像是被开启了什么开关一样,有一股强烈的冲动要夺走自己的思考意志,所以维耶尔才几...

【原创abo】温柔乡5

她在一瞬间想起了一些事,关于童年所发生的事。

那年十二岁的她刚被宣布是一位Alpha,同时间也确定了要接任父亲位置的这个身份,首长继承的责任也被强加到自己身上。父亲带着她,在开国纪念日当天,乘着车来到了那个地方。

Omega劳改营。

地狱一般,充满血和黑暗污浊之气,无法呼吸,无法求援,那里的一切都在尖叫,无力反击。

——'如果这么简单的话,他们为什么需要死? '

"啊、啊——"嘉莉波记起了那张秀气的脸庞,那头杂乱的黑发和瘦高的身材,这个男——Omega,对,他是Omega,他当时怀着孕,手与脚满是伤痕,走路跌跌撞撞,却能够毫不犹豫的举起手枪准备杀了自己。他的眼神太...

【原创abo】温柔乡4

有人说,一一列出恐惧的事物,才能一一克服它们。首先,怕血,怕密闭空间,怕有人碰到自己,怕巨大声响,怕黑,这几种最致命的要点全出现在自己身上,目前正坐在床上思考人生难题的嘉莉波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维持住一个Alpha的尊严。

应该说,自己还有这种东西可言吗?

"姐,妳换好衣服了吗?爸爸他们已经在楼下当我们了。"

嘉莉波听见弟弟在门外的声音,但完全没有想要回应的念头,自己只是从床上站起身,然后在角落的连身镜前转了个圈。

这套洋装是母亲挑给自己的,母亲总是说黄色和红头发很配,但嘉莉波只觉得这种颜色太亮眼了,在这个几乎有一半变成沙漠的国家,应该要更符合风土民情的穿一些暗色衣服才...

【原创abo】温柔乡3

"什么?去派对?"西敏的样子看起来是直接撷取重点,但很明显她大概搞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

维耶尔抬起头,他们身在阳台,从这里可以看到首都最华丽的新城区模样。每当有人有什么隐私的事情想谈时,这个地方可以提供最隐秘的空间。

"……首都并不常办派对,这一次据说是饯别的宴会,因为首长的第二个孩子要离开这里去别的城市修行,所以如果我们要绑架大的那个,应该是可行的。"艾德蒙也从埃尔勒那里听取了计画,现在他没有先前那种轻浮的样子,而是紧皱着眉头认真起来:"可是,我哥也没告诉我,绑那个孩子要做什么……先前他在劳改营失败后,应该就明白绑架这种事没办法让首长屈服...

【原创abo】温柔乡2

先来问个问题,以身体诱惑一个敌人是多难的事?

把这个问题抛给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人,大部分的人都会骄傲的挺起胸膛,然后信誓旦旦的说:"超级简单。"

首先,对他们而言,"色诱"这两个字的定义跟"散发信息素"划上了重重的两撇等号,而身为Omega的大家都能够拥有这种让对方暂时性失去理智的能力。

但伴随而来的严重问题就是,所谓的"散发信息素"几乎也等于"自己失去理智,变成某种像野兽般不受控制的疯子"。当然也是有能够保持住思考能力的人,但那种人少之又少,除了那个强大的Alpha首长以外,大概没有第二...

【原创abo】温柔乡1

他做了恶梦。

在梦中他走在水洼中,这里很昏暗,日光灯因为毁损而忽闪忽灭。裤管在水里被浸湿,每走一步都是艰难地连呼吸都显得没有力气。他记得自己执起了枪。

他不认得枪的种类,但却还记得板机的触感。

黑色的,闪着亮光,有些冰凉的金属,紧紧的抵着自己手指的皮肤和骨骼,他记得自己举起了那把短小的枪,他瞄准了那个人。

那个女孩,那个睁大着眼,一边哭一边求情的女孩,有着一头杂乱的红发,和首长如出一辙的样貌。她说:"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不想死!"

自己依旧清晰的记得回答了什么,他说:"有谁想死?"

心脏跳得好像快被吐出来,肺部因为呼吸而痛得不得了,在梦中的自己...

【原创abo】温柔乡 楔子

我们生活的时代早已不需担心战争,早已不需烦恼资源是否被耗尽,亦不需要担心存在的意义,因为那些早已被这个世界所赋予。

我们再也不需要逃了,再也不需要哭泣,只要安份的成为我们应该成为的人就足够了。

只要这样就够了——

雨季过后的夏日弥漫着炙热难耐的气息,在这间坐北朝南的大宅更是因为吹进的热风而感觉不适,衣服因为出汗都整件黏在背上了。即便将窗户都打开通风,还是有股挥之不去的闷热感。

"那个、虽然这么说很不好意思,但猫眼,你可不可以、就是松开一点……我觉得我的手好像要断了……"

维耶尔有些艰难的看向躺在床上,那个汗流浃背加上不停喘气的娇小青年,而对方在听见这句话后,像是报...

1 / 12

© 路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