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奎

我虽没有足够才华可以写传世之作,但我有足够的才华写到足以让自己落泪。
——陈玉慧《我的德国丈夫》

—在Lofter连载原创小说是否搞错了什么?—
目前作品:
2017.8~10原创abo《过街老鼠》已完结(共46+1回)(番外共6回)
2017.10~12原创耽美生子《青春回响》已完结
2018.4~原创abo《温柔乡》《行星雨》连载中

【原创abo】温柔乡 47

林修睁开眼睛,他只觉得头痛得不得了,后脑勺的某个区块似乎被人重重的一击,疼痛延续到现在,眼球也在震颤,他看不清身在何处,鼻腔和口中有血的味道。

他想要把自己扶起来,可是双手却没办法使力,过了好几秒,他才迟钝的意识到,双手似乎被绑在身后,使用的还是粗制麻绳,手腕处因为摩擦而刺痛着皮肤。

林修再次眨了眨眼睛,他缓慢地接受五感所传回来的知觉,现在他知道自己倒卧在地面上,而眼前是一片漆黑的室内空间。

"啊……"他从喉咙里发出干渴的一声嘶吼,从声音造成的回响来看,这个空间是密闭的,而且面积不小。

"醒了啊?"

有个低沉的嗓音突如其来在旁边响起,林修吓得抖...

【原创abo|女性Beta视角】行星雨 11 完

我们今天半夜要出发了。

很久以前,我忘了是从谁那里听闻的,他们说加拿大仍有人存在,我们得动身前往那里。在这个国家残破不堪之时,逃往另一个乌托邦是能够被允许的事。

策划逃跑比想像中艰辛,一方面是当时你的年纪太小,所以必须要到你拥有足够力气跑的越远越好的时间。别担心,就算失败之后,他们一定也不会杀了你,莱恩哈特。

你的诞生是个奇迹,在这之后的ABO人种都会有某种怪异的缺陷,像是没有双性的性征,亦或者是拥有畸形的身体,但实验室他们永远不会气馁,或许再过没多久,这样的人口便会稳定增加,而那一天到来之时,人类会完全灭绝。

在那之前,我们必须得到加拿大去。

在过不久,修还有海德薇会引爆装设在电力...

【原创abo】温柔乡 46

"还有哪里有问题吗?"

妲尼安的声音将维耶尔的思绪拉回来。他愣了一会儿,接着稍微撑起上半身,用手的支撑力抬起已经很有份量的腹部。

"……没有。"

"真的吗?真的没有吗!?"另一个高分贝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嘉莉波很激动的说道,在狭小的房间内回响着。

维耶尔只好艰难的对这个神色紧张的女孩说:"真的没有。"

"可、可是书上说……"

这个原先说要研读历史并且成为首长的嘉莉波看来完全搞错了方向,维耶尔默默的心想。每天在饭桌上见到那头灿烂的红发时,这女孩都急急忙忙收起正在看的东西,然后装作很正常的...

【原创abo】温柔乡 45

你知道三百年前的我们长什么样子吗?

没有人可以回答得出来,因为那实在距离太久远了。但那本书所写的内容,却可以告诉大家人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而就和所有的历史书所写的一样。

很久很久以前,人类只有分为男性与女性,而最重要的生育能力唯有女性能够拥有,男性则负责保家卫国,就和现在Alpha男女所做的没什么不同。

但,有没有人想过,我们有需要进化成Alpha、Beta、Omega吗?同样的性别,不同的性征,前前后后总共八个不同的角色在每个人进入青春期的时候,择其一像顶帽子被扣上了头。

如果说那个时候的第三次世界大战间接造成了人类的即将灭绝,我们有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有系统的成为遵循异常规则的生...

【原创abo】温柔乡 44

"……你跟你哥哥吵架了?"

西敏倚靠在门边,她不时的将视线放在远处的维耶尔一群人,虽然计画的核心是那个人,但比起来西敏更担心的是主使者该怎么安排接下来要下的棋。

而现在,艾德蒙正从会客室走出来,眼角红肿,紧接着是大力的甩门声,也是在这个时候,艾德蒙才发现自己在问问题。

"抱歉,西敏……妳刚刚说什么?"

"我是说,你和埃尔勒吵架了?"西敏轻声的问,一边和艾德蒙穿越走廊。

很久以前自己有问过这栋屋子的历史,据说原本只是一户小农民的住家,后来有人提议何不大家住在一起,一块耕田,一块收成,然后房子越建越大。

最后变成了排列在地面上...

【原创abo】温柔乡 43

"你知道生育法越来越严重了吗?"

"听说现在Omega不论是否成年,都能够合法地结婚,前几天这里有个女孩因为这件事自杀了……"

"而且啊,最近的天气很不稳定,有些还没收成的农家有可能会血本无归,哎呦,这该怎么办啊……"

猫眼拉下兜帽,他知道自己这么一个生育局局长的伴侣不应该以如此隐密的装扮到处乱跑,但他好不容易能够把小孩丢给法蒙照顾,他必须出来透气,顺便去找好友叙叙旧。

只是最近的街上气氛十分紧绷,似乎是首长颁布了新的命令,人心慌慌的氛围像大石头压在胸口之上。猫眼持续往前,将所有人的细丝耳语都尽量听进去。

他搭上电车,拉好握...

【原创abo|女性Beta视角】行星雨 10

如果说爱一个人会感到害怕,那感到畏惧的事情是什么?是怕他不爱我,怕没办法一起走下去?还是另一种层面的事情?

我想害怕是怕我自己。

我并不是勇敢的人,像我这种人随处可见。有点自我中心,健谈、听流行乐,对各种事物一知半解,没有什么特殊专长,很平凡的活着。

世界上的千百万个人中,我是如此贫乏且无趣的女人。

怕无法保护你。莱恩哈特,我怕我没有足够的力量,来阻止那些事发生。

这个实验室隶属于政府,而这片大陆则是经历了核弹的轰炸与气候变异,逐渐的变成了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残破败坏的大楼与溃堤的水坝筑起了各种派系的堡垒,人类们为了生存彼此斗争,而最终的结果就像咬着尾巴的蛇,让这个种族默默地从世界...

【原创abo】温柔乡 番外2

拉薇深呼吸一口气,她从狭小的床铺爬起来,一边将身旁为了取暖而靠太过来的茱丽叶轻柔的推到一旁,一边扶着梁柱起身。

她摸了摸脚踝的接合处,把断掉的脚筋接起来这种事很玄妙,可是某些黑市医生倒是做到了。她再次动了下脚,发出诡异的齿轮磨合声,可以走,走的不快,但起码还是可以奔向等待自己的人。

"拉薇姐姐。"茱丽叶贴过来,这女孩的体温真高:"我想出去玩。"

"过几天,等我们忙完后就带妳去湖边。"拉薇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对方身上,她一边起身一边穿好衣服,从内衣到外套,她大概从里到外穿上了十件衣服:"回去睡觉,我晚点再叫妳。"...

【原创abo】温柔乡 番外1

“你睡不着吗?”

嘉莉波眨了眨眼,她侧了个身,然后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向身旁的维耶尔。

“很不舒服吗?” 她小声的问,一边将手放在旁边的人肩膀上。维耶尔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

“有点想吐。” 对方转了过来,嘉莉波屏住气息,维耶尔的面孔仍是那般清秀,但却也平凡,像路上随处可见的群人一般,那头黑发在没有绑起来的时候显得凌乱: “妳怎么不睡觉”

“......我睡不着。” 嘉莉波低下头,她低声的说:“我不太明白这样直接回来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父亲说我还不够格当首长,我也这么觉得“。

维耶尔看着自己,在稍早以前,他才在嘉莉波的苦苦哀求下同意一起睡一张床,现在还必须在失眠的时候听自己诉苦,...

【原创abo|女性Beta视角】行星雨 9

没有人成功出逃过,至少在我们的印象中是这样的。

从你出生后就开始,莲就像着了魔一般,在实验室人员的监控之下,以缓慢却慎密的行动慢慢渗透了实验室的规格。

修有劝过她不要再继续下去了。或许那些人给我们很大的自由,可是不代表能够随心所欲的想要出去就出去。而那时候的莲没有任何表情,我想不管任何人跟她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

我对莲根本所知甚少。

我知道她与艾蜜莉都来自加州,我知道她是日本移民家庭,我知道莲的外语能力非常强,但也只有这些。

那些日子我就像往常一样生活着,在白色的围墙后方,和同伴们玩笑嬉戏着,上图书馆读书,沉浸在故事的世界中,醒来之后我发现现实已经逐渐扭曲了起来。

认识的人一个接着...

1 / 16

© 路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