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奎

我虽没有足够才华可以写传世之作,但我有足够的才华写到足以让自己落泪。
——陈玉慧《我的德国丈夫》

—在Lofter连载原创小说是否搞错了什么?—
目前作品:
2017.8~10原创abo《过街老鼠》已完结(共46+1回)(番外共6回)
2017.10~12原创耽美生子《青春回响》已完结
2018.4~原创abo《温柔乡》《行星雨》连载中

【原创abo】温柔乡 后记+番外

好的,其实温柔乡就大致上到这里结束了,真抱歉后记什么的拖了好几天才发(抹脸

从去年的八月办了Lofter,想说要把脑海里一个自认为与众不同的脑洞给大家分享,也因此获得了一些不错的反应,结果有些自得意满的我就把世界观越搞越大,也因此温柔乡的最后其实我是完全没办法收拾的(掩面)

原本的架构比现在这个结局更大,而且故事会从行星雨一直写下来,除了莱恩哈特那一代以外,我还有更多关于第三第四代等等的角色的故事,但碍于最近变得忙起来了,所以最后只能选择先勉强结束掉,关于这点我是蛮抱歉的(汗)

以前并没有对ABO这个题材产生多大的兴趣,一直到后来发觉其实这可以融合很多自己感兴趣的议题,也因此才兴致勃勃的...

【原创abo】温柔乡 69 完

她缓缓睁开眼睛。

这里是她的床,她依旧认得。

模糊的记忆随着清醒的时间缓缓流入脑海中,她感到后脑勺一阵疼痛,手臂也酸到连抬起自己身体这种小动作都有点艰难。嘉莉波喘了口气,她终究使劲力气把自己撑起来,然后环视了四周。

房间里的家具似乎被移动过,有些地方还有泼洒和烧焦的痕迹,她看见墙壁上有几个弹孔​​,但整体来说,这里还是她的房间。

——在自己演讲的时候,她是好不容易来到主城后找到播放设备,并且将朝阳交给母亲,自己孤身一人戴上耳机还有麦克风,在寒冷的冬天对着全体国民广播起来。

她打了个冷颤。

然后,有些士兵闯入了,他们对着自己就是用力的一击,嘉莉波知道他们不会杀了她,白狼家是不可或缺的...

【原创abo】温柔乡 68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在听,但如果你听见了我的声音,请停下来,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说句话……"

妲尼安抬起头,她还待在诊所里,这里的制高处并没有变成最佳袭击地点,反而成了一个完美的避难所,她巡视完一圈患者后,便回到自己的伴侣身旁坐着,而猫眼的家人也刚好躲在这个地方。

她听见这个女孩的声音从诊所粗制滥造的广播机播放,带着点青涩感,却又显得无比坚定。

——"就在刚刚,我的孩子诞生了。"

一旁,帝伦露出惊讶的表情,他伸出手扣住了妲尼安因为寒气而冰冷的手,好像在说不会有事的。

——"他是个很小很小的孩子,我什至还怕他可能挺不过这个冬天。"...

【原创abo】温柔乡 67

"举起双手。"

一名卫兵低声说着,而西敏只能照做,在眼前这些穿着军装的人指使之下,除了那名不能走动的男子以外,他们几个人一起下了卡车,通通举起了手,她有些不稳的站立着,看着一群人缓慢包围他们。

举起枪的几个人正在低声交头接耳说着些什么,而西敏趁着这个机会转过头去,她用气音低声向一旁看起来毫无惊恐的少年说:"刚刚……那是不是你姐姐……"

"我知道。"

西敏决定收回方才的判断,她看着林修颤抖着深呼吸,然后,在所有人惊骇的视线之下,这名白狼家的少年将手放下来,然后向前踏一步,提高音量问:

"你们现在在做什么?"...

【原创abo】温柔乡 66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

皮肤上仍残留着余温,是那个女孩用尽全力抓紧自己的温度,即便没有看向前方,他似乎依旧能看见嘉莉波的身影。娇小、没什么力量、有些爱哭、却无比坚强那一位Alpha。

温暖逐渐包围了自己,他知道自己很安全,而且也能够活下来,这种劫后余生的清醒感让他忍不住要哭出来。

伤口阵阵的抽痛,但在经过不晓得几分钟后,疼痛已经舒缓许多,他知道血差不多止住了,自己被细心的包裹在保暖被褥中,这里不会有人经过,他没有事了,一切都结束了。

维耶尔再次深呼吸。

他想到他的孩子。这一次不像上一回,五年前的那个时候,在腹中的生命就是自己存在的意义,好像每一个呼吸,每一个动作,都在为了延...

【原创abo】温柔乡 65

脑袋一片空白。

她浑身是血,几乎已经将害怕的情感给麻痹,她按照模糊的记忆给刚出生的婴儿按摩着后背,死命的期望这能够让响亮的啼哭声应动作而起。

鼻腔中只剩下血,苦涩且难受,她一边尖叫着吸气,一边弯下腰。嘉莉波半跪坐在地上,她用不自然的动作捧着她的孩子,姿势仿佛家里挂的世界名画一般。

她曾看过人失去呼吸心跳的模样,亦曾目睹血流如注的凄惨地狱;她曾走在蔓延着血腥味的水洼中,亦曾被人威胁着生命;她曾赌上一切去努力,而换来的却是什么都没有的虚无。

她不曾看过一个生命在自己手中流逝掉。

刚出生的婴儿红通通的,像是秋季的苹果,但却又脆弱无比,好像一个伸手触碰,便会如同玻璃一般破裂。

嘉莉波觉得自...

【原创abo】温柔乡 64

西敏几乎快要喘不过气,她看着眼前一片混乱的景象,而这肯定是引发骚动的贵族不愿意见到的。

但她同时也相当佩服埃尔勒,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众人聚集起来,在新城区和旧城区的交界处,在火焰照耀之下,他们高呼着要求公平与正义。

在这里的人们有老有少,有抱着婴儿的父母,有令人感到恐惧的彪形大汉,以及老态龙钟的长者,那是在这好几年间,埃尔勒所做出的每个行动所获得的回馈吗?

西敏不明白,她也不太想搞明白。

她和人群擦肩而过,贵族们不会在自己的领地发动攻击,他们明白攻击人民是击溃以人民为基础的首长的最佳手段,可惜的是嘉莉波已经无能为力。

他们没有想到嘉莉波的父亲会一手策划起这混乱的局面对吧?每一...

【原创abo】温柔乡 63

神经仿佛麻痹了一般。

维耶尔有点无法调整呼吸,记忆的深处似乎有个东西叫做'生产时配合吸气吐气用力',但没有力气是要怎么使力?

在意识迷茫的时刻,他想起了自己的家庭,身为Beta的父母,告诉自己身为Omega也要勇敢活下去的父母;他也想起了劳改营,教会一无所有的自己友情和温暖的地方。

然后,他也想起了埃尔勒他们。现在这个时候维耶尔已经不想再责怪任何人了,埃尔勒的决心他并不是不明白,正如同他也了解首长的决心一般。

一股难以忍受的酸痛从腰际间窜了上来,这感觉令人熟悉,可熟悉并不代表能够忍受。要是拖的太久,不仅仅是自己会因为持续失血而死亡,这个孩子也会窒息。

他想起了雷思,不,应该叫他道格斯...

【原创abo】温柔乡 62

手指头因为过于紧张的用力而痛得喘不过气,她发现前方无法再开下去了,她早就完全迷失了方向,内心有一部分在责怪着自己为什么当初不好好学习新城区和旧城区的地理。

她感觉到心脏被捏紧,无法呼吸。

嘉莉波知道应该先去找妲尼安医生,但是眼前的道路连路灯都因为失去电力而停止运作,唯一有的光源是远处的炮火;她甚至已经搞不清楚东南西北了。

于是她踩下煞车,将车子歪歪扭扭的停在了路边。

她必须想个办法,得去找人帮忙、可要是又回去原本的地方,那埃尔勒他们不晓得会做出什么事情,是西敏让他们逃走,不能辜负这份好意。

"……怎么了?"维耶尔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强忍着剧烈的痛苦,嘉莉波连忙转头看...

【原创abo】温柔乡 61

在和拉薇这一群不速之客碰上之前,猫眼先是在自家门口匆忙地交代其他人赶紧从另外一边逃走。

他趁这个机会塞了很多钱在女仆紫丁香的手里,这一位Beta女子在他们家已经做了很长一段时间,也几乎是猫眼在家待产时唯一的聊天对象。

"……我向你保证会照顾好他们。"紫丁香说,而在门口外,法蒙正忙着打电话给其他人传达一些重要的讯息,自己的伴侣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从头到尾,自炮击声出现之后便一刻也没停止动作。

猫眼将比较大的女儿瑟蜜兰交给紫丁香抱着,自己则小心翼翼的托起小儿子的身体,就这么抱着前往一片夜色的外头,现在这里的住户们全都在大声喧哗着,很以往宁静的街道相比十分吵闹,估计不久后,...

1 / 19

© 路奎 | Powered by LOFTER